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2020年新型智慧城市十大建设趋势

2020-2-15 11:45:56点击:
导语
  当前中国城市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关键点,一方面是城镇化突破国际标准临界点,已经有超过60%的人口生活在城市,标志着中国完成从乡村社会向城市社会转型;二是以5G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突破产业临界点进入大规模应用期;三是中国开始积极探索城市发展新模式,在资源要素之外寻找突破点,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进入庙堂关键选项。
  我们认为,城市已经作为经济和社会运行发展的核心空间,对于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提出了全新的要求,技术、创新、数据开始从底层逻辑上加速重构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基本路径,而这种重构将在2020显现出自己的力量。我们将从经济、社会、技术等多个视角,对2020年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趋势进行展望。
  1中西部城市成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主战场
  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核心是要解决城市服务于城市居民的问题,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末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60%,比2018年提高了1.02个百分点。区域分析数据表明,中部和西部分别提高了1.20个百分点和1.16个百分点。在2019年,成都、西安、武汉、郑州等多个城市开启了抢人模式,国家推动1亿人口入城,放开中小城市和城镇落户限制,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口迁徙的结构。
  与东部城市相比,中西部城市尤其是中小城市,在城市的治理能力上存在着管理理念、管理能力、管理模式等差距,财政能力和可调配的资源方面也不可同日而语,面对快速增加的城市人口,需要发挥后发优势,轻装上阵,探索新的城市发展路径和运营模式。
  2数字政府建设将成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方向盘
  政府是城市的管理者,也是城市资源的运营者。我们认为,如果没有数字政府,其他部门的数字化和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将成为没有方向盘的汽车。在十九届四中全会上,明确提出要提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城市是国家治理的核心空间,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本质上就是数字政府的建设。从电子政务到数字政府,是一个从信息上网、流程上网到数据运营、智能决策的过程。我们认为,数字政府的建设本质上是要实现黄仁宇先生提出的数字管理的目标,在2019年我们欣喜的看到,政府数据开放的车轮已经开始转动,浙江、四川、山东、广东等多个省级政府已经上线公共数据开放平台,为数字政府的建设创造了一个新的基础。在2020年数字政府的建设重点将继续围绕数据开放、公共服务以及以一网通办、最多跑一次等为牛鼻子,成为各地政务信息化的建设重点内容。
  3数字经济是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发动机
  经济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核心所在,城市作为承载经济发展的核心空间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官方、学界、企业界以及公众,都已对此达成基本共识。因此以城市空间为核心载体发展产业,从2018年开始,发展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基本共识,对于新型智慧城市建设来说,如果不能摆脱传统的依靠房地产、资源消耗性产业、要素密集型产业的发展路径,我们很难说这样的智慧城市是新型的。在国家明确数据可以作为参与分配的资源之后,发展数字经济理所应当成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与数字政府建设相对的核心内容。数字经济包括数字产业和产业数字化两部分,一是发展以5G为核心的新的数字产业,二是利用数字化技术实现传统产业的结构升级。2020年,我们将看到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在这两个领域的持续探索。
  4 5G成为新型智慧城市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
  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从技术的角度关键是信息化基础设施的升级。2020年将是中国5G大规模商用的一年,对于新型智慧城市建设而言,5G的假设自身投资会带动城市经济的发展,同时5G技术对其他产业的基础性、先导性和倍增的作用,也使得城市的管理者们必须把5G作为新型城市信息化基础设施的核心内容。城市的管理们已经开始意识到,连接,计算、智能三大能力已经成为城市数字空间的三大基本要素,正在成为城市土地、自然空间、人力资本、金融资产之外的第五大核心要素。而5G则是承接计算算力和智能能力的桥梁。把城市的规划与5G、计算算力(云计算为代表的中心化算力和边缘计算为代表的分布式算力)结合起来,尽可能的在城市的场景中提供计算与连接、智能融合一体化服务,将在2020年成为主流趋势。
  5整体视角的宏安全成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关切
  随着数字孪生城市的概念普及,数字空间的安全日趋成为城市运营者关切的核心,确保数据、系统、关键基础设施的安全性,已经成为新型智慧城市系统建设的基础性要求。随着城市各个系统、各个部门在系统、数据、流程的融合融通,随着越来越多的业务系统集成在统一的平台上,整个智慧城市的数字空间结构将变得及其复杂,任何系统的微小扰动,都可能在整个城市发生一场蝴蝶效应,对于城市的管理者来说,7*24小时的秒级应急响应都可能不足以达到可以安睡的目标,因为你无法知道多个安全的系统在组合之后是不是会存在新的安全漏洞,因为系统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任何单个个人的理解能力。2020年,我们认为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将出现从系统论、整体论,以整个城市为视角,融合考虑网络安全、数据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的宏观安全建设需求,并在今后成为新型智慧城市规划和建设的基础性内容。
  6区域协同成为新型智慧城市顶层设计的关注焦点
  中国城市的发展迫切需要摆脱千城一面。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有两个观点值得思考,一是科斯、张五常为代表的制度经济学派,提出制度是经济发展的内生变量;另一个是林毅夫在新结构经济学提出的经济结构也是影响经济发展的内生变量。有人分析认为,所谓结构包括技术结构、产业结构、基础设施结构、制度结构。按照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的观点,资源禀赋结构的改变是经济增长得关键影响要素之一,每个城市在谋划发展的时候,必须摸清楚自己的家底是什么,然后再制定相应的政策,谋求从结构上进行改变。
  虽然这是经济学家发展经济的理论,但是在我们看来,如果我们确定经济发展是城市发展的目的之一,那么这种分析方法和理论也同样可以应用于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前文提及的四大结构,对于城市顶层设计而言,必须放到一个区域的空间进行考量,不能只是局限于自己的城市空间。比如城市的产业结构规划必须考虑自己的资源禀赋,并考虑物理空间与周边城市的协同,以及数字空间与互联网数字经济巨头的协同。
  把城市放在更为宏大的物理空间和数字空间,开展顶层设计,将成为2020年的关切焦点。
  7城市运营模式将取得制度性突破
  城市的运营其核心是对城市资源通过组织、协调、管理、配置,实现资源价值得最大化。制度经济学告诉我们,清晰的产权制度是实现经济资源配置的关键制度安排。一切有价值之资源,只有明确所有人,才能实现价值的交换、增加。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重心在于运营,其路径是通过数字化的手段,实现对城市物理资源和数据资源的运营。让百姓没有难办的事成为各级政府数字化建设的迫切目标,但财政资金的缺乏迫使政府寻求新的合作、建设、运营模式。2020年,我们预期在智慧城市运营制度安排上,部分城市将会完成新的模式探索。预期在数据运营、业务运营上将会首先取得突破,在城市级别上,县域城市有取得突破的可能。
  8社区与园区成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空间
  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应该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否则就可能大而无当,失去了根基。社区是城市居民生活的核心空间,园区是城市经济创造的核心空间,对于智慧城市建设来说,社区和园区理所应该成为建设的主要空间。社区是组成城市的基础性细胞单元,连接政府与公众,有活力的社区和自治的社区,可以成为城市发展之肺,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社区管理得集中化趋势在加速,很多城市的社区运营趋于集中化;与此同时社区成为服务城市居民、城市治理的关键。因此我们预期社区将在2020年成为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空间。此外园区作为承载城市经济功能的关键空间,是一个城市容纳就业、发展经济的核心,5G等新一轮技术升级周期为遍布全国的园区带来新的机遇,也将成为2020年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空间。
  9区块链技术将规模应用于新型智慧城市建设
  区块链技术已经完成基本的祛魅。在解决数据安全共享方面区块链技术具有显著的优势。而数据共享一直是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瓶颈之一。通过区块链技术完成政务数据、行业数据、企业数据之间的融合共享,对于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设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在2020年或许将看到在政务系统之间跨部门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据共享交换,以及不同行业之间的数据共享交换,甚至在某个领域完整的数据供应链的建立。我们还预期在部分应用领域,区块链技术将被用于留痕溯源取证。也就是从2020年开始,区块链技术将成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的必选技术,与上云一样,现有信息化系统的上链即将大规模展开。
  10移动化建设将成为新型智慧城市应用建设的重点内容
  移动化服务正在成为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新选项,或者说必选项。在城市智慧应用的建设中,我们预期移动化将从软硬两个维度展开。在软的层面,移动化的主要建设形式将是APP、小程序、钉钉。政务办公、商业服务、公共服务,都将会通过APP、小程序、钉钉提供;在硬的层面,智能机器人、无人机将是主要的建设形式,而尤其以政务服务机器人、警务、城管机器人为主,成为智慧城市移动化建设的主要内容。这主要是得益于5G移动带宽、智能视频分析技术以及电池技术的进步。2020年我们将在政务大厅、机场、园区、社区、商圈遇见更多的任务机器人,推动移动化美好与社会生活环环相扣。
  以上是对2020年中国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发展趋势的主要观察和预测,我们希望能够在2020年见到一些新的模式、新的思维、新的样板间出来,也相信必能出现。